我跟着在担架上的同桌跑去重生急诊医生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1日

  “晓琪,过来吃饭!”我仿佛听见何建一的声音。隐约中还看到了他,是个梦吗?这发生的一切,都是梦吗?我惊醒过来,原来这些都不是梦,我只是做了个梦。我不禁深深回忆起来从前和何建一的生活。突然一声“晓琪!”打破了我的回忆,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我的朋友于谦(划掉)于雯雯【新人物,和江晓琪一直是很好的朋友】“晓琪,快走吧,明天就要考试了,你不复习吗?”于雯雯一脸萌萌的表情向我问道。虽然我不复习也可以得满分,因为重生之前就考过。但我不想让别人在背后窃窃私语道:“江晓琪又考了满分,还没复习,每次都是这样,是不是抄袭别人的卷子啊?”“她竟然没复习就考了满分,为什么我考不上!肯定她带了小抄。”......等等

  他们看了看手机,答道:“晚上8点了。”我感到很开心,因为我终于改变了历史,改变了爸妈死亡的命运。但是,为什么我的心里很不安呢?明天,又会怎样...请收看《急诊科医生·重生》(划掉)今天,也就是昨天的明天。爸妈一大早就走了,还留了张字条:我们先走了,有事打电话。我再次慌了,因为,我不确定前世发生的事,今天会不会重演。我急了,我连忙打电话给爸妈,但是,每次都是对方有事,无法接通,我又打了一次,但是,这次是对方手机无法接通,不是有事。我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地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我明白了,命运,无论你怎么。做,它都是改不了的。只要死神判定一个人要死,他是逃不掉的。我拿着手机又播了一个电话,但是,直接打不通了...我又坚持看了看电视的新闻直播,新闻只播了一件事——爸妈的实验室着火了,***,其余人全部轻微受伤。看到这个新闻后,我昏倒在沙发上,心脏好像都停止跳动了一样。

  我醒过来时,已经是夜晚了。我想:“为什么我不阻止他煮面,而是阻止爸妈去实验室呢?如果他不煮面,爸妈就不会死;如果我阻止他煮面,爸妈就不会死了。可是,没有什么如果,摆在我面前的,是爸妈死亡的现实!我不禁深深自责了起来。过了一个夜晚,我起来了,想到今天是星期一,我只能去上学。我背上书包,走到学校,一进教室门,同学们纷纷向我看去,没错,是我。我的同桌问我:“你怎么了?”我装着镇定的说:“什么怎么了?”同桌说“我觉得你应该去洗手间照照镜子。”我交了作业,去了洗手间。“天呐!”我看了看镜子,大喊一声。“我怎么了!”我打量着我自己,只见镜子里的我眼睛红肿,带着黑眼圈,还有眼袋。整个人看起来没有精神。我洗了把脸,希望可以好一些。但是没有办法,我只好顶着这副模样回到了教室,准备上课。

 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,只见同学们非常惊慌,我看到我同桌倒在了地上,快没有呼吸了。我连忙把他翻正做心肺复苏,并叫同学们打120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同桌还没醒,突然,教室门开了,两个人,拿着担架冲了进来,我告诉老师:“我去看看,我跟爸爸妈妈学了一点医术。之后的功课会补上的”老师想想,觉得应该有个人去照看他,让我去了。其实我是想去看看现在的急诊科是什么样子,再加上实在是关心同桌。我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,到了之后,我看了看,医院还是老样子,但医生却是不同的面孔,我不禁感叹,可是时间不能让我感慨了,我跟着在担架上的同桌跑去。“快!心肺复苏!”我喊道,并帮别的医生给同桌做复苏。我看得出来别的医生很纳闷,心里好像在想:“这孩子怎么这么厉害,心肺复苏比我们做的还标准?”我没工夫去想,又喊道:“推一台呼吸器!”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个孩子,不应该这样。于是,我对其他医生说:“我同桌怎么样?”然后表示很焦急。医生看了看症状,回到:“先做个脑ct吧。”我点点头,然后走向做脑CT的地方。“脑癌初期?”我惊到了。医生更纳闷了,为毛他刚刚没看出来?

  于是我就跟她一起去复习去了,不过与其说是一起复习,还不如说是我在教她题,但她也很认真的去听,我教她题很爽!没错,就是很爽,类似一点就通。很快,开始考试了,我开始准备全部做对,但后来又不想让自己成为全班第一。因为当初考这份题的时候,全班无一人全对。

  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初中生了,我掐指一算,明天,就是我爸妈的实验室着火的日子!我慌了,我不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!不行,我不能让历史重演!于是我在今天晚上,吃了好多致病的东西,明天,历史会不会改变?

  事情是这样的:江晓琪去给何建一送饭的时候,看到一个精神病患者正走着,她就直接走了过去,想不到那人一个转身就捅了江晓琪一刀,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:叫你偷我钱包,叫你偷我钱包...她眼前一黑,昏倒过去。醒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  [江晓琪视角]我醒来的时候,眼前不是地板,而是一张床,给何建一的饭呢?没有。我想起来看看,可是只是撑了一下手,就倒下了,我惊讶的看着我的手,想:这不是我的手,这是一个小孩子的手!我眼前一黑,再次昏倒,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声:新生儿窒息!...

  “我这是在哪儿?”同桌疑惑的说。“你这是在医院,你有病!”我回答。同桌怒道:“你才有病呢!”“你是脑癌初期”。我来了这么一句。同桌一下子呆在了那里,脸色发白,说:“真的?”我点点头。他一下子瘫倒在床上,嘴里不停念叨:“我完了……”我叹了一口气,安慰着同桌。同桌又说:“我能活多久?我想要活下去!”我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我不忍心告诉他他只能活几年了,就告诉他还能活好久。我替同桌办好了出院手续,带着他回学校了。到学校后,我悄悄地告诉老师:“老师,他是脑癌初期,但你还是不要告诉别的同学了,我知道,每个病人都想让别人把他当作正常人来对待。”说完这些,我叹了口气,回到了座位

  第二天,我肚子痛的要命,要昏倒了,但是为了留住父母,我挺了过来。我喊到:“妈妈!爸爸!我肚子好痛!快送我上医院!我不行了!快啊!”说完,我就晕了过去...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父母都在旁边焦急的等待着,见到我醒来,像是心里落下了一块石头一样,放松下来,几乎快要瘫倒床上了。这时,我问了问现在几点了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rannysun.com/jizhenjianhufei/79/